长期投资者的选股秘诀

  • A+
所属分类:股票资讯

    

  长线投资与投资何者加倍有用?是投资人永远争论不休的话题。一方面,巴菲特的选股原则言犹在耳:优越的商业模式,优异的治理职员,合理的公司估值,加上耐久持有。他的投资绩效证实晰这套方式行之有用,耐久可以带来伟大的收益。另一方面,经济学大师凯恩斯也说过“耐久我们都死了!”,这句话许多投资界人士都朗朗上口,看来也不仅仅是个戏言。2008年的金融风暴给了许多长线投资者一个当头棒喝,长达五年或者十年的投资收益转眼间灰飞烟灭,正资产转为负资产,这让许多人又重新嫌疑耐久投资是否有用,有几位同伙更因此下了个结论:耐久投资不适合中国市场。

  对于自动投资者而言,问题的症结实在不在耐久投资的理念,而在于投资标的的选择。许多投资人都是以“短期利益最大化”的原则来选取股票,今天太阳能热门的时刻赶快买进太阳能的股票,明天市场热门转换,又赶快加码另一个主题,而不太思量所买进公司的质量以及它的长线竞争能力。在这种心态下买进股票,一旦热门已往,股价顿失所依,即便再耐久的持有,估量也很难看到很好的投资效果。因此我们永远不能遗忘,耐久投资与准确的选股战略是不能支解的。

  耐久投资者到底应该若何选股呢?巴菲特的原则显然是一个很好的线索,最近我加入了一场投资论坛,会上约请老牌基金司理安东尼·波顿对在场数百名来自全球的基金司理演讲他的投资履历和心得,引起伟大的回响。他在讲话中频频提到他选择公司异常重视的一件事“FranchiseValue”,这个名词对我而言颇为新颖,仔细想想,我以为这也是海内许多投资人在选股时很少注重的一件事。

  安东尼·波顿是英国最著名的基金司理,他与巴菲特的成就相比丝绝不逊色,要知道巴菲特并非真正界说上的基金司理,他不需要面临困扰所有基金司理的羁系约束、排名压力及流动性限制,因此许多基金司理以为巴菲特的投资方式是无法复制的。而波顿先生的事情则更有可比性,由于他所面临的环境和其他基金司理并没有很大差异。

  言归正传。从字面上说,“franchise”指的是特许谋划权,市面上许多加盟连锁的便利商铺或旅馆的被授权谋划就叫做“franchise”。但放在公司谋划上,我以为用“综合能力”来注释“FranchiseValue”或许更为直白,这里“综合能力”指的是企业在有形资产之外其他所有能力的汇总,包罗企业的品牌商誉,手艺能力,规模优势,成本控制,供应链关系,客户忠诚度,企业文化和职员素质,公司在行业内影响力等等纷歧而足。波顿先生的看法是,企业所面临的宏观环境往往是难以展望的,有越强的“综合能力”,企业抵制的能力也就越强;从投资人的角度看,这样的公司也不会在经济下滑中给投资组合带来伟大损失。

  多年之前,我造访的一家制造业公司至今令我印象深刻。这家公司壮大的生产能力和一流客户基础在业界享有盛名。但在访谈中,公司高管不经意地提到他们可能设计在市场资金枯竭前先行募资,以阻滞对手取得生长资金,以及公司若何行使长年累积的专利权系统修建竞争壁垒时,我不禁心中一惊。若是连一样平常以为是后台部门的财政和执法都可以成为一线攻击手,这个公司的综合能力有多壮大啊!果不其然,数年后这家公司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全球行业霸主,股价显示也异常精彩。

  要知道综合能力强的公司未必都是市场上的短跑健将,股市内里流动的资金往往喜欢追求短线资金的最大效率,希望看到某些公司单凭一项手艺的突破,一个新产物的开发,赢得一纸条约,或一项资产注入就能取得伟大的股价飞跃。而越是平衡的公司,更多带给投资人的是耐久稳健的生长,在特准时间段里,甚至在较长的时间未必是显示最好的股票。这是投资人必须要有的心理准备。

  固然,波顿先生的投资方式并不是只有这么一招,作为一名顶尖的基金司理,他显然也具备极强的“综合能力”,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作为一名投资者,显然他不是死抱着估值教条的顽固投资人。在差其余环境下,他会对他所接纳的估值方式作出适度调整,他同时也会凭证投资者情绪和股价转变所反馈的信息修正他的投资组合。与他光泽四射的业绩相比,他显得异常的低协调平和,谦逊和开放的胸襟,似乎也是成为顶尖基金司理的需要条件。